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专家:中国疫苗进欧洲 马克龙们丢了面子没了里子

孔帆:中国疫苗进欧洲,马克龙们丢了面子,没了里子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孔帆]

欧美新冠疫苗研发之初,法国总统马克龙可谓踌躇满志。毕竟,法国在医药科研领域是绝对可以在世界上吹一吹的,而法国民间为巴斯德研究所的捐助一度掀起小高潮。当时给人的感觉就是法国疫苗唾手可得,并将领先世界。

就在几个月前,法国赛诺菲疫苗曾被寄予厚望,还一度引发“是否优先供应美国”的口水仗。没想到法国疫苗研发“高开低走”,目前来看,到2021年底恐怕都无法推出新冠疫苗。近日又曝出,赛诺菲希望削减400个研发岗位。

不少专家感叹:法国科研风光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

这是在打马克龙的脸啊!本来,马克龙就等着法国疫苗出来后先拯救欧美,再“平复”中国的。这样一来,不仅盟国英美供应的疫苗掉链子,更有欧盟内部成员国已经转向中俄疫苗。这让作为欧盟领头羊之一的法国情何以堪?

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马克龙对中国疫苗的质疑了。在这次“疫苗大战”中,马克龙受到的伤害太大了!程度远远大于新冠病毒对他的侵蚀,而且侮辱性极强。

由于伤害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马克龙对中国疫苗的质疑也“水涨船高”。 2月4日,他对中国新冠疫苗缺乏信息的情况提出警告,称如果这些疫苗无效,甚至会导致更多变种病毒出现。在有欧洲国家已经证明了中国疫苗有效性的情况下,他的这番话可以看作一种情绪化的发泄。因此,欧盟中希望引进中国疫苗的国家也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儿。

2月1日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会见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谈到疫苗接种问题时表示:“欧洲人应该在疫苗问题上提高效率。”从中可以推断,两个人当时极可能谈到了中国疫苗。武契奇很可能也向马克龙极力推荐了中国疫苗,现身说法。马克龙估计也动心了,但还是不能下决心,毕竟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为了欧美疫苗正在四处奔波,八方斡旋,这个时候,如果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同时转向中俄疫苗,欧盟真的很没面子了。

当地时间1月24日,武契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大赞中国疫苗,称其质量是所有疫苗中最好的。不过他“口风很紧”,不透露价格(观察者网视频截图)

此前,匈牙利的医药和食品监管机构已经批准了中国国药集团生产的冠状病毒疫苗。1月初,匈牙利还与欧盟“决裂”,颁发了临时许可证给俄罗斯的卫星V疫苗。欧盟表示,匈牙利在该集团共同框架之外达成协议的行为“虽然不违法,但不恰当。”其实,这种结论也给其他欧盟国家引进中俄疫苗留下了“口子”。

在这次疫苗大战中,欧盟采取的是“统购统销”政策。统一购买,然后分给成员国。可这本身就降低了效率,还有“水土不服”的风险。疫苗是特殊商品,当然可以选择单一组织负责分发,但欧美长期强调所谓“市场经济”,突然搞起“计划经济”,整个体系的不适应可能进一步拖累效率。

面对疫情,德法估计不会考虑太多了,毕竟感染和死亡人数再降不下去,第三次封城也在所难免。德法等国家封城真的封不起了,封一个月,政府就要拿出上百亿欧元。这些没落“地主”家里哪里还有余粮啊。

我们再回到开始,看一下欧美疫苗为何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正常供应都成了问题;像法国这样的医药大国,拥有那么多医药“大厂”,为什么连新冠疫苗都要盟国施舍?

我们看到,今年欧美很少有大的制药公司投入研发新冠疫苗,法国赛诺菲半途而废;即便是美国辉瑞,也是和德国的一个小公司“生物制药”联合开展研发工作,它只是负责量产。

为什么欧美医药“大厂”不愿意研发新冠疫苗?因为研发疫苗的投入很大,收益风险也很大,比如2002至2003年的“非典”期间,很多国际制药大厂研发出疫苗之后,疫情已经平息了,巨大的研发经费也就打了水漂(当然,其研发依然有重要意义)。所以这次新冠疫情呢,大的国际制药公司,都非常谨慎,毕竟是资本起关键作用。

去年5月,当时风头正盛的赛诺菲集团首席执行官哈德森(Paul Hudson)曾坦承,一旦疫苗研发成功,他们将“优先供应美国”,因为后者是大金主。详细来说,就是“在美国生产的疫苗将主要用于美国”,“余下的生产能力将为他国生产疫苗”。

消息一出,法国从左派到极右派都义愤填膺地表示无法接受。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即也表示,疫苗生产得从“单纯逐利”的市场法则中抽离!前不久,辉瑞的疫苗在欧洲一些国家接种时出了若干小问题,设在比利时的制药厂马上由于生产线“升级换代”,减少了对欧盟的供应。

很明显,欧美疫苗背后是资本在推动。马克龙希望疫苗生产得从“单纯逐利”的市场法则中抽离太理想化了。其实,出身投资界的马克龙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猫腻?只是不能说得太明白而已。别管辉瑞疫苗现在的供应量是否出问题,但股市上的“韭菜”已经割了好几轮了。可以说,华尔街精英们去年的年终奖,很大一部分来自疫苗概念股。

法国《世界报》曾报道,赛诺菲与GSK共同研发的新冠疫苗第一、二期合并试验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虽然18到49岁成人能产生和康复患者相当的免疫力,但是老年人的免疫反应仍不够充足,直到2021年底恐都无法推出新冠疫苗。也就是说,推出时间比预期已经晚了五到六个月。

相对于往常研发疫苗的漫长阶段来说,延误几个月也许不算什么,但在“晚一周接种、法国就损失10亿欧元”的背景下,这延误有些难以忍受。目前法国有58.5万人接种,德国、意大利接种人数都已破百万,英国则已接种近500万人。

另外,也是在去年12月中旬,德国媒体曾“曝光”法国向欧盟施压、要求后者减少辉瑞而增加赛诺菲的疫苗订单,不过法国和欧盟都否认了这一点。

今年1月,在法国财政部压力下,自己研发不争气的赛诺菲,可能不得不为生产能力有限的美国同行生产疫苗。法国政府负责工业事务的助理部长帕尼埃-鲁纳舍(Agnès Pannier-Runacher)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我已敦促赛诺菲认真研究为其他实验室生产疫苗的提议”。

对此,赛诺菲集团管理层拒绝作出回应,而集团宣传部门措辞也十分含糊谨慎:“鉴于此次危机的特殊情况,我们正在内部评估执行某些生产步骤以支持其他疫苗生产商的技术可行性。在目前阶段还是为时甚早,因为每种疫苗的制造技术都是独特的”。

日前,赛诺菲希望削减400个研发岗位。法国总工会(CGT)认为这一决定“不可接受”,尤其是考虑到它在研制疫苗方面已经落后。

赛诺菲员工罢工,抗议公司裁员政策(推特截图)

堂堂的世界“研发冠军”沦落成了美国的“分包商”,你说马克龙能不着急上火么?但是,他把这火发到中国疫苗上,确实匪夷所思。

其实,从2020年2月开始,赛诺菲已获得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管理局(Barda)的支持,旨在开发重组蛋白疫苗。从中也可以看出美国相关机构的“小算盘”,把研发疫苗的风险推给了法国的赛诺菲,而辉瑞的疫苗研发,也是交给了德国的生物科技(BioNTech)。

而在法国,不少专家将疫苗研发落后归咎于人才外流。法国高学历人才出国比例不断增加。据《费加罗报》报道,2003年时,法国有12%精英学校毕业生毕业两年后会去国外工作,到了2014年,这个比例升到17%。

美国Moderna公司CEO班塞尔就是法国人。当时,在法国工作的他认为mRNA大有可为,但这想法过于大胆,无法在法国施展拳脚,而剑桥mRNA研究团队则力邀他加入。关于是否该辞职去美国,他妻子只说了一句话:“别像法国人那样思考问题。”于是,班塞尔辞职去了美国。

法国经济财政部财政金融管理局近日公布了一份有关法国人移民海外的研究报告。报告显示,法国“出走”人数呈增多趋势,而且大多都是受教育程度高的那批人。据统计,法国移民海外的高学历人才是其他人群的三倍。

地缘政治学家博纳米(Jean-Loup Bonnamy)认为,法国一方面在移民政策上没法吸引国外高级人才前来;另一方面,由于法国科研人员普遍工资低、缺乏认可、难找到合适工作,大量年轻人才流失。而美国、瑞士、德国、英国、中国、新加坡等国却能给科研人员提供更好的发展前景。

其实,法国这种人才流失现象在欧盟各成员国都有不同程度的存在。可以说,欧盟“马克龙们”在这次疫苗大战中既输了面子,也没有保住里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娱乐平台_365娱乐在线_365娱乐平台注册 » 专家:中国疫苗进欧洲 马克龙们丢了面子没了里子

相关推荐

  • 暂无文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